富二代app是真的吗


Warning: preg_match_all(): Compilation failed: invalid range in character class at offset 7 in /www/wwwroot/shangheyuan.cn/wp-content/themes/p2/inc/mentions.php on line 77
咪乐|直播|app|苹果下载地址 这块纪念牌是1979年10月法国政府为了纪念周恩来而特别设立的。

在遥远的未来,当长羽枫问起恭心霖为什么第一次如此尴尬的见面却没有让她(tā)感到对于陌生人的胆怯的时候。

长羽枫并没有得到恭心霖自认为的从容不迫的想法,恭心霖觉得能够和像是小胖子一样的长羽枫聊的来,甚至是自来熟,一个最大的原因,只是因为她(tā)觉得一个浑身是泥,还看起来有点呆的小胖子,不应该是坏人。

起码,寻荒影认同恭心霖的观点,他說自己的羊有些呆,是命中注定的事情。

这个世界哪里有那么多命中注定的事情呢?

当事理的规律和自然的规律整合在一起,就是命中注定吗?

“妳一个人吗?”长羽枫确实满身是泥,但是皮糙肉厚,可能察觉的没有那么明显。

“妳不也一个人?”恭心霖坐在长羽枫的侧面,离他的距离不远不近,有一种微妙的距离感。

“那就是一个人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长羽枫摸了一把脸,手上和脸上已经凝固的泥碎成了微白的粉末,揉搓在手上,他看了一眼,在寻荒影的身上抹了一把。

寻荒影难以置信的瞪了他一眼。

“哎……妳也是被天火烧到这里来的?”

清新阳光照耀的俏皮丽人

这句话表明,自己就是被天火烧到这里的。

长羽枫看着寻荒影,又帮他拍干净,寻荒影正在吃剩下的面包,这只小羊身体很小,却出奇的能吃。

“也不能算吧,我是在……四处游历。我是异乡人。”恭心霖吃完了面包,坐在台阶上,和所有难民一样,静静的坐着,等待着内务府下一次发放粮食。

“异乡人?”长羽枫这个老土著觉得这个词很好啊,异乡人这个词多好啊,不表明是哪里,怎么說都行。

“对,我来自很远很远的地方,妳可能从来没有去过,当然,我也不会告诉妳。哈哈。”

恭心霖哈哈两句,将腿靠拢,双手放在膝盖上的下面,向后仰了一下,十月,正午的太阳不再强烈,恭心霖的短发在太阳中发光,竟然如此的好看。

长羽枫看着她(tā),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点来自于现世的小神秘都会让这个女孩子发笑,但是說实在的,他也来自于很远很远的地方。

但是现在,或许他没有办法說自己从何而来。也說不清楚。

长羽枫在台阶上放松了一下,慢慢的将自己的背靠在上一级的台阶,刚刚分发粮食的时候这里人多? 现在少了很多。

“不过? 只是我为了妳好,說出来会吓到妳的。所以没有告诉妳。”恭心霖解释了一下,这个给了自己粮食的一个小胖子? 怎么說也不好欺骗? 很不好意思欺骗。

她(tā)刚刚是在看着自己的? 也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身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,或许是泥,或许是那种坚毅,起码寻荒影应该知道。

“我也来自很远很远的地方啊,說不定? 我也是一个异乡人呢?对吧?影?”长羽枫看着旁边的太阳? 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话来。

难得悠闲一会儿,这种碰到老乡,却只能慢慢的聊下去的感觉其实也很微妙。

长羽枫不知道恭心霖在想什么? 或许是想要去做什么事情,或许是去想更遥远的未来。

“对,我家大傻子說的都对。”寻荒影吃完了面包? 一屁股坐到了长羽枫的旁边,靠着他休息。

人吃饱了就要休息,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。

“哈哈哈,妳的召唤兽真可爱~还会骂人的~”恭心霖眯着眼睛对寻荒影笑,寻荒影吃的很饱,肚子鼓成了小球。

这个羊球,总是如此惹人讨厌。

“我是……算了,懒得和妳计较。”寻荒影想要去纠正召唤兽的称号,却因为懒而不再纠结。

“妳现在想要去哪里?我是說……”长羽枫看向了恭心霖,恭心霖看校服来看,还是一个高中生而已,一个高中生成为了穿越者,或许,会比自己好上那么一点。

也不知道她(tā)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。

“我?我想要去……”恭心霖說的时候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开始看天,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說的样子,但是又被问到了,总得說一个的感觉。

“我想要先去找这个世界最强的人拜师学艺,然后再去想其他的事情。”

恭心霖的回答很干脆,干脆利落的让长羽枫有些恍惚,这个思考过后的决定,让长羽枫如此的茫然?

长羽枫一开始听到的时候,竟然有些错愕,自己有没有听错。

他确认了一遍。

“没错,妳没有听错,我就是要去找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向他拜师学艺。”恭心霖也重复了一遍。

“为啥呀?”

长羽枫的背往前,不再靠着上一级台阶。

“因为……”可能恭心霖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,或者一时间也回答不上来挠了下头疑惑的看着长羽枫,长羽枫眨了两下眼睛,也奇怪的看着他。

“这个问题妳不觉得很奇怪吗?想要拜师学艺,不是很正常吗?难道去种田吗?哈哈。”

恭心霖晃了一下脑袋,像是一下子心情大好,开始哼起了歌谣:“如果学会了厉害的魔法或者剑术,想要去干什么就去干什么了,不是吗?都是花功夫学,当然要学最好的啦。”

“那,妳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是谁吗?”

长羽枫停顿了一下,不明白恭心霖最后应该怎么样去完成这个看起来是白日做梦的目标。

因为,这件事情本身就很离谱,先不說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是谁——帝国有【帝国名仕录】还好說,公国或者是其他王国都不存在排名的名号顺序,许多厉害的人物,只是在江湖上留有传說,让他们都打一架不太可能吧,那怎么排出第一来呢……

可能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只是一个概念,恭心霖想要变强的心,确实显露无疑。

这个世界上,最厉害的人真的存在吗?真的愿意教给一个前来拜师的小姑娘吗?能学会吗?

“不是,妳怎么找的呢?”长羽枫稍有停顿的问道:“我是說,妳现在的实力是什么阶段了?魔法师?魔导师?大魔导师?”

起码,得有这个实力才能让“最厉害”看上自己吧?教不教都另說。但是有了这个实力,也不需要谁教了吧……

“啥?我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实力系统呢……妳能和我讲一讲吗?”

恭心霖像是从来没有听說过一样,这让长羽枫更为震惊了,不过也没关系,她(tā)是穿越者,可以理解。

“这个,是这样的,从魔法学徒,到大魔导师,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限制,只要妳会一个及以上六阶以上的超位魔法,就可以自称大魔导师了,一般来說,可以打过五十级以上的魔兽或者凶兽是大魔导师的标准,其他的拥有名号的魔法师是自创魔法之后才有的,实力限制并不明确。”

长羽枫自己也稀里糊涂,只能讲出个大概,那是因为具体的魔法升位限制条件也很模糊,魔法部认可妳就是了,魔法部不认可,妳可以以实力自封,没有任何限制。

“魔法师只是利用本源灵力进行实力提升的职业之一,还有很多东西,被统称为魔法师,但不是魔法师,再被统称为冒险家,或者探险家。”

“也就是說,可以学的种类很多对吗?”恭心霖很仔细的听,而长羽枫停顿了一下,随后看着恭心霖点了头。

“嗯,比如【异能者】等等非传统的魔法师,說来說去,他们并没有魔法师的学习体系这么完善,所以判别他们,把他们归到哪一类很难确定。但是可以这么理解没错,有些天生就有的特殊能力者就不适用于魔法体系。”

长羽枫仔细想了一下,其实他也觉得說的太过于模糊而想要重新解释一遍,但是那又太过漫长,反而放弃了。

“那帝国呢?”

恭心霖听到这方面的知识有一种孜孜不倦的学习劲,让长羽枫看了一眼寻荒影,他有些为难,說也不是,不說也不是。

“帝国有一套完整的实力升迁体系,就是金木水火土星日月天地人,他们的实力体系就没有那么模糊了,所有的修行者都可以用这十个等级划分实力,每一阶都有不同的晋升难度,其中金木水火土为一层,星日月,天地人,独六层。”

“那,帝国的修行者和公国的修行者有什么区别?”

“区别在于对本源灵力的提取和使用,帝国的修行者注重灵力的精炼程度,强化自身,或者强化物件来达到突破自身的身体限制或者是能力限度,公国注重灵力的广度和容量,利用类似于【言灵】一样的魔法咒术进行发动本源灵力,言灵需要多少灵力,他就需要提供多少灵力。这个样子。”

长羽枫解释的稍微精练了,这几乎是灵界所有修行者都需要遵循的灵力运用规则。

“妳知道这个世界上谁最强最厉害吗?看妳很像是百事通的样子。”

恭心霖的目光在长羽枫的身上停留,而长羽枫解释的毫无压力,摸着自己的衣服。

但是被问到这个问题,他还是有些茫然。

“是我。”

寻荒影吃饱了没事干,开始加入到这种饭后的聊天里,不过他的第一句话就这么惊人,把恭心霖的注意力完全吸引到了他这个圆滚滚毛球的身上。

“妳!?”

恭心霖明显将信将疑的样子,让长羽枫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“嗯,确实是他。”

“妳们开玩笑的吧?”恭心霖笑了一下,笑的很难看,她(tā)觉得长羽枫有点耍她(tā)的意思,如果是认识寻荒影和长羽枫,这句话没人会拒绝,但是现在恭心霖和他们只是萍水相逢,恭心霖好像真的很想去找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,而不是听到寻荒影如玩笑话一样的回答。

“哎……这个也没办法和妳解释,但是妳真的想要去找人拜师学艺吗?”长羽枫对于这个恭心霖这个目标倒是没有任何想法,因为他看得出来恭心霖非常渴望拜师学艺,他这个时候去說这很难,这办不到,无异于泼冷水,很可能让对话提前结束。

“当然,总不会真要我去种田吧……我才不干呢。”

“妳以前是个农民?”

“不是,让某人去种田的意思是說,原来那件事情就算达不到,也比种田好多了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长羽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他是学不会魔法的,对于元素的亲和也只能說說话而已,根本无法驾驭元素为自己所用,所以他连从芙兰毕业所交的学术创造,都是精工器械方面的创新。

他倒是正儿八经的学过理科。这个世界的理科知识根本不发达,会魔法了,还用理科也太难为人家魔法师了。

不过,在芙兰的魔法学习中,有所接触到理科知识这个倒是有的,不过不太多。

拿建筑魔法举例,虽然魔法可以让木材了木料乱飞,但是要造一个可以住人的房子,没点知识很难凭空做出来,也不敢住人。

本源灵力的使用最忌讳的事情就是凭空变物。

这涉及到另外一个魔法学概念【等价交换】。

不过,咒术的言灵可以凭空变物,这就涉及到言灵的本质概念了,长羽枫对于这个,是真的只知道个大概了。

“妳呢?”

恭心霖打破了这长久的沉默。

“妳想要去哪里?去干嘛?”

也可能是因为长羽枫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问下去了,他对于穿越者的留意度很低,如果没有寻荒影,他和这个女孩子也不一定会相遇。

怎么說呢,他被问到这个问题,也没有想好怎么回答,这个问题问别人的时候还行,问自己就糊涂了。

“我也不太清楚……”

他答道。

“妳为什么想要去找别人拜师学艺啊?为了,力量?我是說,为了实力?”

他反而问了。

正午的太阳暖洋洋的,他去看恭心霖,恭心霖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,继而又回到了正常的观望。

“妳看一下这些难民,妳觉得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现在在这里拿救济粮?还有我,还有妳。为什么?”

实力吧……如果可以不被天火左右……实力足够的话,在这里拿救济粮,简言意骇,实力不够。

“我没有办法回答……他们本来可以不这么做。我相信。”

长羽枫吸了一口气揉了一下眼睛。

“怎么可能没有办法回答。这就是我去拜师的原因,这里可是强大的人杀人不眨眼的世界,魔兽,凶兽,还有那些影猎者,不去学才会觉得奇怪吧……妳难道想要一次又一次的成为难民吗?”

恭心霖看了一眼这个小胖子,而小胖子好像沉默了下来。

长羽枫知道,是自己天真了,所以他不好回答,水往低处流,人往高处走,这个怎么回答呢?人又没有伤天害理,假如恭心霖真的学到了强大的力量,应该为她(tā)高兴才是。

这应该是恭心霖的第二个愿望。

而长羽枫觉得,自己已经是一个土著人了,他所想的,可能确实和穿越者不一样,穿越者来到灵界,和陌生的世界没有任何瓜葛,也没有任何寄托,他们所想的,当然是全新的东西,比如从未见过的魔法和剑术,从未想过的修行功法。

他们在这个世界生存的逻辑就更加简单了,因为没有心里负担,再加上想法的超前,很多事情做起来其实都得心应手也說不定。

如果把这里的人当成可以随意践踏的“物品”,来让自己达到某种享乐或者满足自己需求的目的,那也可以理解。

但是无法接受。

那是糟糕的……

起码,长羽枫在这个问题上,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理解。

就像是某种物品,对于别人来說可能一文不值,但是对于自己却是至宝,这份感情的比对和寄托是很难处理的。

他的嘴唇合起来,完全得遮住了,露出了自己的下巴。

他的下巴光溜溜的,肥肥的,双下巴。

他始终没有回答。当然也不是逃避,只是无法更好的回答之前,他选择沉默。

xiazaitxt